应是绿肥红瘦 ----重构当下文学和评论的关系

时间:2019-10-17 10:59:34 来源: 作者:

应是绿肥红瘦

              ----重构当下文学和评论的关系

齐雅丽

读书是个长久的修行,须臾不可或缺。但典籍新作汗牛充栋,读书人的时间又非常有限,如何在浩瀚的书籍海洋中撷取那一朵浪花,对于大多数人来讲是件难事。

怎样在有限的时间内多读书、读好书?除过学校教育阶段的课本、专业领域的教材之外,怎样在自由阅读的范畴,选取自己要读的书?其中的最重要的途径是他人推荐,当然,这个“他人”可能是朋友家人,也可能是素未谋面的人,这素未谋面的人,应该就是书评人、评论者。通过评论者的评论,进而去阅读原著,相信是选择阅读书籍的最佳渠道。

曾经有许多的评论家,对许多书籍进行了鞭辟入里、条分缕析的批评,为读者指明了阅读的方向。读者通过评论家的评论,结合自己的兴趣及专长,阅读起来有了方向感,进而能更好地理解作品。一些伟大的作品,比如《红楼梦》,之于它的评论早已是原著篇幅的千万倍,正是有了这些研究性的评论,才使得这部著作为广大受众所深刻理解、永久喜爱。

也曾经或现在有一些文学评论园地,对于一些创作或挑刺、或栽花,但都使得读者受益。

文学批评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用,那就是对创作者的指导与引领。众所周知,文学创作和文学评论是两个不同的范畴,一定程度上,文学创作是实践、文学评论是理论,文学创作是实际操作,文学评论是图纸规划,文学创作是运动场的驰骋与搏击、文学评论是场外的指导和裁判,总之,两者是文学园地里互相依存、对立统一、共同促进的两个种类。

曾经的文学评论盛极一时, 1981年,陕西成立了全国第一个文学批评家团体――“笔耕”文学评论小组,集合了一批有修养、有学养、有态度的中青年评论家,“笔耕组”的名称来自小组“精诚协作,辛勤笔耕”的精神,他们不但对已经完成的作品进行了深入的剖析和品评,而且对创作者的思想、路径、方法等,都进行了客观的指导和建议,许多知名作家都非常尊重这个群体,创作也得益于这个群体。作为在全国成立最早的文学批评家团体,“笔耕组”很快就在全国产生了重大影响,更被媒体称为“集体的别林斯基”。副组长肖云儒说:“那时作家和评论家的关系不是谦谦君子,不是酒肉朋友,而是诤友,很有知音的感觉。每次座谈会都很简朴,但批评家往往针对作家的创作问题一针见血,单刀直入。”但令人遗憾的是,现在的文学评论渐次势微,不独数量少了,质量也差强人意。不多的文学评论里,多见的是对作家、作品的表扬、美化,甚至溢美,少见的是真知灼见、一针见血、入情入理、不留情面。以至于一般的读者看到评论,都觉得是千篇一律的推荐书、表扬信,甚至是推销广告。究其原因,窃以为有几:一是评论家队伍的构建。评论家要具备深厚的理论造诣、丰厚的阅读积累和清晰的思维路径、犀利的文字表述,这就需要有更多的自我提高和完善,方能站在相对的制高点上,进而激扬文字;二是评论氛围的营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评论走进了死胡同,评论家变得很客气,有话不直说、有话不全说、说些客套话、甚至碍于情面说些违心的话、不痛不痒的话,等等,有没有有话不敢说的可能,也值得思考。究其原因,无非是怕得罪人,无非是怕有些作者经不起评说,或者是怕伤害到和气、关系等。这里面的事情,摊开来讲,就是忠言逆耳利于行的老套,不难辩清,但人性之中的脆弱,渗透到评论的过程中,就出现了这个现象。所以,营造宽松、诚恳、积极向上的评论氛围至为重要,要让评论者说真话,作者首先要有良好的心态,要能虚心真心听取意见,也要善于从真话中汲取真知;其次,是评论家要主动发声,而不是被动应对。所谓主动,即是评论家自身的选择,多出于客观和公允;被动者,多是受人请托,难免夹杂客套和敷衍。于是,乱花迷人眼,使人们从评论中寻觅佳作的意愿受到影响。三是扩大评论的影响。要有人说、要说真话,要促使文学评论扩大园地,除过传统的阵地,还要步入新媒体,在大众喜闻乐见的媒体上、网络上开辟文学评论的新领域,从而使评论触手可及。要形成先看评论再读书的“习俗”,让读者充分地依仗评论、信赖评论,从评论中按图索骥,按照评论的指点规划自己阅读的路线图、框定阅读的范围。如此,则评论可以重振雄风,重新发挥指路牌、解码器、向导者的功用。

陕西的文学评论,因为介入人数较多,代际衔接较好,与作家互动频仍,活动较为经常,在发挥能动作用方面,显得更为突出。评论与创作是相互影响的。陕西的文学评论的活跃,很大程度上源于陕西文学创作的繁盛,而评论的不断介入,既促进了文学创作,又演练了评论自身,使得创作与评论如鸟之两翼、车之双轮,彼此借力,相互砥砺,从而实现整体文学的不断向前与健康发展。文学是红花,文学评论是绿叶,好作品需要好的评论来引导推介,好评论,依托作家的创作实践和作品而诞生,说到底,应是“绿肥红瘦”,作品自有高下,各有千秋,需要甄别。应是“绿肥红瘦”,让创作和评论落霞与孤鹜齐飞。让被世俗和人情等因素消解的文学和评论的关系在当下重新建构,回归文学和评论的本体。才会迎来百花齐放的文学春天。

(齐雅丽   陕西省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专职副主席,陕西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


(编辑:王国华)
文联动态
采风交流
文艺评奖

版权所有:陕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陕ICP备18015281号 技术支持:陕西丝路云融媒体信息服务平台

电话:029-87907089 Email:SXWL907046@163.com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