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文艺APP(Android)

陕西文艺APP(ios)

当前位置: 首页

拥抱大地 仰视苍生——观《拔浪鼓咚咚响》有感

时间:2020-08-25 09:23:55 来源: 作者:

电影《拔浪鼓咚咚响》是部不可多得的良心之作,饰演毛豆的小孩表演真挚感人,本色演出让人泪奔,据导演白志强介绍,只培训了小孩表演一周,能有如此出色的表演不简单,可以讲这部戏的每个人都在用心投入。小孩的表演极具爆发力,感情到位。作品基础立意扎实,紧扣人的感情线。

清涧在榆林东南部,位于无定河下游,那里沟壑丛林,是白志强土生土长的家乡,那里民间文化底蕴深厚,那里有民歌和剪纸,有果馅和煎饼,有独特的地域习俗和传统观念。影片对准这片土地的行路者,毛豆在山巅上奔跑,或是在山谷里欢笑,还是曲折的山路上,到处有毛豆赶路的身影。历代传唱的道情,在影片的舞台上说唱欢跳。那里自然环境和生活条件落后,人们在艰难生存,四处放羊和推碾揽工,身着羊皮袄就着简单饭食,影片有无奈的叹息,也有欣喜愉悦的调子。原生态的气息迎面扑来,呈现出独具风味的美学风格,镜头语言通俗易懂,外地人不用解释也能看明白。

这些故事特别真实,具有特殊的意义和价值,人物讲着内蒙和陕北话,不是简单的剧情公路片就能概括。白志强从纪录片到故事片的转型创作,是向艺术真实的创作跨越。类型片就是寻找同类作品,又要区别同类作品,寻找到自己的语言,这其实就是心灵的距离。当人们阖家团圆的时候,陕北大地上有许多人流离失所。落后的陕北大地文化在崛起,在影视行业里,白志强给我们带来这样一部温情又细节充满质感的作品,是值得特别赞誉的。

影片中的庙会不仅自娱自乐,也团结凝聚着百姓,烧香磕头让人们身心得安宁,浮生世事里人心沧桑。影片中通过现代时尚比较底层的贫苦生活,应用生活碎事谈笑边缘人群。有民间俗世有民情民风, 陕北虽然落后,但人物内心的历练表现出来了。白志强拥抱苍凉萧瑟的陕北大地,不是俯视,而是仰视苍生,将这些小人物心里的成长和提升放大,将他们的情感体验艺术化表达。不是好高骛远到了西安就忘了自己的根,他自我追求的艺术感非常强烈。也有写意的天和地之间诗化镜头,到处是瓦工和电工,“卖货赚钱给爸看病”的牌子,被饭店外乞讨的女孩骗钱,“脑子被驴踢了”。春耕过年的陕北人,时代风俗情境的人文情怀和精神,陕北人的生命观,有对生和死的敬畏和尊重。

影片没有什么国家大事和历史事件,台词精妙脍炙人口。白志强对所有这些不是简单的陈列,有对地方的审视,如何表现也区别于普通影片,他将自己的心放到这片土地,经受着大地母亲的滋养和侵蚀。我也想到经典的影片《千里走单骑》 ,开着“塬上清涧”车的苟仁,遇上“吹牛筒子”的毛豆,白志强也试图追求和营造大的话语权,所有这些努力让他的作品更加生动。苟仁推出老人,和女服务员发生关系。卖货郎的感情特别苟延残喘,去神木县新城区中央公园工地找毛厚,“毛豆,还不死心,操心让人家把你卖了!”车转头赶上在芦苇里逃跑的毛豆,毛豆反过来滋养着他内心。

影片充分运用了蒙太奇手法,将苟仁儿子的死亡和毛豆的天真活泼重叠在一起。影片里无助的苟仁向众人求情,重影和交织的慢镜头,伸出无助的双手,却只有冷漠的反应,没有人理会,都是意象化的呈现,“我的肾”。那个失去孩子的苟仁,“我靠我反击什么,造反了大人的。”弱势群体容易引起人们的同情心。那个工头“白志强”从现实走入影片,是影片的隐喻镜头。梦境里儿子赖赖无助的表情,让苟仁经常从梦中惊醒。“怎啦?”稻草人吓坏了毛豆和卖货郎苟仁。

底层的相互温暖,令人潸然泪下,“豆豆把手割烂了没”、“豆豆不要打架嘛”,小偷召来团伙砸了苟仁的车,流氓群打卖货郎,苟仁心疼地给小孩消完毒。狗眼看人底的售楼客服,苟仁拿出一堆钱购房。那个被误认为毛厚的人讲出实情,苟仁带毛豆住进酒店总统间,给毛豆洗浴剪发,没享过福的农村娃毛豆,穿上城里娃的衣裳,“你爸认不得毛豆了”。相依为命的两个人,“我儿和你一样调皮”。看着烟花毛豆哭起来了,苟仁将自己的积蓄都给了毛豆,将波浪鼓也给了毛豆,从而有象征意味的拔郎鼓彰显了作品的主题,就是对亲情深切的呼唤。

影片不仅有表层的意象,还有深层的思考。众人都说毛厚的苦水重,他要挣大钱让老婆回来,压轴的戏是更深的思考?究竟孩子的未来在何处?哪里才是这个孤苦无依的孩子的爱的彼岸?影片没有只是简单故事的呈现,更多是对孩子命运的担忧,可以讲白志强创作上踩的点很有讲究,也比较到位,比较好地诠释了城市和乡村差距的磨砺,还有富有和贫苦对人的复杂考验。可以说影片穿透现实,观察和看到了人性的本质。

小孩一句“他们不亲我!”,让我顿时流泪满面,母亲出走,父亲客死他乡,奶奶去世,这些都很揪心。“你爸到上海打工挣大钱了,还不高兴,快回去好好念书!”影片创作叙述有章法有层次,故事推进不漏痕迹,影片在视听语言上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可以说是白志强对以往创作的突破和超越。其文学性上的表现丝毫不逊第六代名导, 影片有强烈的个人印迹和风格,我看过许多片子已经审美疲劳了,但还是被《拔浪鼓咚咚响》打动了。

看过影片后我久久不能自拔,这些年我们陕西的电影人相互为友,特别是作者电影如“新浪潮”般涌现。看到我们本土影视人的成长和成熟,我非常高兴,我告诉志强不要相信什么大师,要相信自己就是大师,坚持和追求自己最为重要,用心用灵魂拍好不可重复的每个镜头,是对艺术的敬畏!听说志强众筹拍成这部片子,我很惊讶,听说大家分文不要在寒冬坚持拍了五个月,都在义务工作,更让我感动不已。

我对志强说要将坐标立在全国,不要仅仅局限在陕西。回顾白志强的创作道路,一路充满坎坷艰辛,研究其作品的精神内涵,步步都是探索和实验的艺术追求。不变的是白志强对脚下这块厚重沧桑的陕北大地,对这片土地历史巨变的重视却从未有过改变。我以为唯一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就是,就是觉得结尾稍有仓促,是否可以更深化和升华,找到更好的方式?是我对他创作上精益求精的渴求!(原载《中国电影报》)


(编辑:王国华)
文联动态
采风交流
文艺评奖

版权所有:陕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陕ICP备18015281号 技术支持:陕西丝路云融媒体信息服务平台

电话:029-87907089 Email:SXWL907046@163.com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