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文艺APP(Android)

陕西文艺APP(ios)

当前位置: 首页

百年历程 光影辉煌 ——陕西电影的历史与现状

时间:2019-07-15 10:44:47 来源: 作者:张阿利(陕西省电影家协会主席、西北大学教授、博导)

电影传至陕西至今已108年,在这百余年电影史的斑驳痕迹中,渗透了几代陕西电影工作者为民族电影在华夏故土上生根繁衍所付诸的青春,和为中国电影走向大众、走向现代、走向世界所付诸的艰辛努力。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电影作为一个被视作商业气息浓厚的杂耍“玩意儿”传入中国,到成为家喻户晓的极具民族特色和民族气质的重要的文化载体,中国电影开辟了历史洪荒,收获了累累硕果,其间不乏陕西电影的辉煌贡献和光辉业绩。

翻开陕西的文化艺术历史画卷,陕西电影事业也有着灿烂辉煌的一页,它始于世界电影传入中国十余年之后,伴随着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与世纪同龄、与时代同步的陕西电影事业也在历史风云的变迁中不断成长、发展、壮大和繁荣。

从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的故事发生地,到民国初年的西安电影放映活动,从中国共产党建设并领导的第一支自己的电影队伍——延安电影团,到新中国后我国第一家电影制片厂——西安电影制片厂的诞生,从20世纪80年代初叶、中叶中国西部电影的横空出世,到新世纪、新时代及一带一路语境以来陕西电影的新征程,百余年来,陕西电影与世纪同步,彰显了鲜明的时代特色和地域文化品质。

一、清末民初(1910-1928)陕西早期的电影放映活动

早期中国电影放映活动主要集中在香港、上海、天津和江苏等地区,1900年左右,这些地区的电影放映活动就已经初具规模了。而西部地区相对而言稍晚一些。一直以来,陕西都属于我国西部版图中的文化重镇,但是,电影的放映却不是西部最早,这与当时的历史背景和地理环境息息相关。陕西在电影放映上起步较晚,因为陕西省的电影传入途径并不是由外国商人直接携片引入,而是受周边地区的慢慢辐射影响。因此电影在陕西的出现时间比其它地区相对晚了10年。

据陕西《陇州志》记载:1910年 9月12日,天津的电影商人来陕西陇州署巡警局放映黑白无声电影。这一次,在电影刚传入陕西的时候,将电影放映的地点选择在巡警局而不是观众最为集中的戏院或秦腔戏院,这也与陕西当时复杂的政治背景和1910年这一特殊的时间段有关。

二、民国中后期(1928-1949)陕西电影放映较为活跃

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电影有了短暂的发展和繁荣。陕西作为西部城市,虽然没有处于变革的风口浪尖,但是也受到上海、天津等地的辐射,在1928年到1937年间,影院数量呈小规模井喷,同时,这些影院在发展本地文化、带动区域经济方面也做出了不少的贡献。 1937年后是长达十二年之久的战乱,作为国统区的陕西,刚刚成熟的电影市场也被炮火彻底击碎。但是,陕北地区作为革命根据地的延安,却有一股力量延续了下来。

这一时期陕西境内有组织有规模的拍摄活动,只有延安电影团的相关活动,而较为知名的几次来陕拍摄活动,如香港“青年电影团”赴抗日前线拍摄的活动,荷兰电影艺术家约里斯·伊文思到西安,以及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摄影师哈利·邓汉姆到延安都出现较晚。1940年,中国电影制片厂(简称“中电”)西北摄影队《塞上风云》摄制组一行40余人,1月18日由重庆经宝鸡到达西安,准备赴陕北等地进行拍摄。《塞上风云》是由左翼电影人、著名导演应云卫执导,由黎莉莉、舒绣文、吴茵和周伯勋、陈天国等著名演员主演的,电影主要讲述了蒙族青年和汉族青年消除误会联合抗日的故事,这部电影的剧本是由左翼电影人、上海中共文委书记欧阳翰笙创作完成的,影片全由实景拍摄,上映时引起了很大反响。

除了取景陕西的自然风貌,陕西籍电影工作者在上海电影界的卓越成绩,也成为西安民众关注的热点。周伯勋、郑伯奇、廖左明、王瑞麟等影坛知名人士的舆论影响力,对于增强西安市民观影兴趣,促进西安城市电影文化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三、延安时期(1935—1948)的电影活动成就辉煌

延安时期,是指中共中央在陕北所处的13年时间,从1935年10月19日开始,中央主力红军经过艰苦卓绝终于到达陕北革命根据地后,与陕北红军在陕北吴起镇胜利会师,期间将延安作为中国共产党人的大本营,一直到1948年3月23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在陕北吴堡县东渡黄河,迎接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曙光。全国各地众多革命知识分子和文艺工作者,包括著名电影艺术家,他们冲破国民党反动派的层层封锁和阻挠,从四面八方,为着国家的未来,奔赴延安。

延安时期,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组织了众多革命文艺团体和社团,电影方面有过边区抗敌电影社、延安电影团、延安电影制片厂和西北电影工学队等,其中,1938年成立的延安电影团更是开启了根据地电影事业,文学艺术方面的人才璀璨耀人,汇集了全国百余位著名文学艺术大师,其中袁牧之、吴印咸、陈波儿、徐肖冰、钱筱璋、周从初、程默、钟敬之等令人瞩目。他们在电影艺术、摄影技术、洗印制片、新闻纪录、政治宣传、史料记载、电影教育等方面做出重要贡献。虽然延安时期的电影拍摄数量有限,技术水平和艺术水平都处于最本真的纪录状态,但是这些影片和素材却打上了强烈的延安印记,具有代表性的独特延安风格。

四、新中国三十年(1949-1979)陕西电影初步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党的文艺政策的正确指引下,陕西电影事业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到1957年,全省共有电影院、影剧院20座,电影放映队291个,大大丰富了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1958年建成了西安电影制片厂和陕西省电影机械制造厂,不久,又成立了陕西电影放映学校。陕西电影在20世纪90年代中叶之前,电影的创作与生产主要依靠唯一的国营性电影制片企业——西安电影制片厂。随着我国社会经济、文化产业等的不断发展,伴随着国家广电总局有关电影生产制度及准入门槛的进一步放宽,民营型企业和资本迅速参与进来,于是形成了两种体制与形态背景下的电影产业。

建国之初,陕西电影管理机构逐步完善,发行放映网络亦在旧有基础上调整重组、迅速发展,为推进党和政府的文教宣传工作,为满足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作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电影管理、电影传播、电影教育体系的逐步健全,特别是综合性影视生产基地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建立和发展,为新中国时期陕西电影事业的稳步推进积蓄了力量。

    西安电影制片厂是陕西省唯一的,也是西北地区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一座综合性影视生产基地。西影厂从1958年正式成立至今,拍摄故事片300余部,科教、新闻、纪录片300余部,同时生产大量电视剧集。在全国电影制片单位中,西影第一个在国际A级电影节获得最高奖项,获国际奖项数量位居全国第一,影片出口量全国第一。总共获得国内外奖项300多项,出口影片80多部,占中国大陆出口国的所有电影总量的1/4多。

六十年来,西影厂培养了一大批包括编剧、导演、演员、摄影、美术、录音、化妆在内的电影专业人才,创建了门类齐全的影视生产设施和规模宏大的拍摄现场。作为中国中西部地区蜚声世界影坛的一个重要的综合性影视生产基地,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建立,为陕西电影发展的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五、新时期(1979—1999)西部电影成就辉煌走向世界

新时期以来,陕西电影有了新的恢复和发展,这一时期,陕西电影经过十年浩劫后迅猛发展,以平均每年超过六部的生产数量强劲发展,影片数量和质量,思想性和艺术性普遍超过了陕西电影的成长时期。

进入1984年,陕西电影走进了成熟期,这一时期经过了“文革”后几年的探索,陕西电影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发展。在数量上,这一时期,陕西大约生产了120部影片,更重要的是这一时期生产出的影片在国际上屡获大奖,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屡国际大奖。之所以称之为陕西电影的成熟期,主要是在这一阶段陕西电影通过挖掘自身的特色,打造出了一大批优秀影片。

1984年是陕西电影事业格局更上层楼的一年,从这一年起,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创新浪潮的涌起使陕西电影的创作开始走向一个更为广阔的天地,继续朝新的高峰攀登。这一年西影厂拍摄的电影《人生》就是代表了当时陕西电影制作的水平,这部电影在1985年代表中国电影参加美国第57届奥斯卡最佳外国语影片的评选,这是中国电影被选参加奥斯卡的第一部影片。此后,诸如《野山》《黑炮事件》《老井》《红高粱》《黄河谣》《双旗镇刀客》等一大批西部电影蜚声海内外,成为陕西电影的骄傲,更成为中国电影的品牌,中国民族电影由此走向世界,获得国际影坛特别关注。

进入到90年代中叶之后,陕西电影与中国电影一道进入了困顿期,这一时期的陕西电影逐渐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其主要表现在所产生的影片在社会上失去了昔日的反响。这一时期影片制作的特点:一方面是更加趋于娱乐化,另一方面是合拍片明显增多。影片数量总体有所下降,虽然也出了一些精品,但较之80年代和90年代初页,无论是艺术创新程度,还是影响力所波及的范围都开始出现了滑坡。

六、新世纪以来(2000-2017)陕西电影的多元化探索

20世纪末至本世纪初,国产电影业的不景气,外来影片的风行,全球化的现实语境迫使中国电影进行体制性改革。综合借鉴各国电影发展的经验和教训,结合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现实和需求,从2003年开始国家走上了以建立中国电影产业为主要目标的电影产业化道路。在这样的大时代背景和国家电影产业化的改革思潮下,陕西电影也开始了艰难的产业化探索与实践。

一是走电影合拍道路。陕西电影产业化探索和尝试的第一步是由西影厂迈出的。1994年与香港新星电影公司合作拍摄了《大话西游》,投资6000万港币,最初在香港上映时,票房极差,仅为4500万港币。影片进入大陆后,起先默默无闻,没人愿意看和谈论它,票房低到登上了“95年十大引进劣片”榜。但随后,这部影片VCD在高校的学生中流行开来,并且声誉日涨,最后到达了成为经典的程度,充当了网络时代的年轻人最热门的公共话题,由此衍生出的语言、文学、游戏、及相关一切变成一种青少年“亚文化”现象,甚至引起了严肃的专家学者的解读兴趣。到了20世纪末,它的票房已经高达6000万元,被列为中国电影史上十大“最具票房价值”的经典电影。《大话西游》已成为年轻人心中崇高的经典。西影赚了钱。2003年与美国哥伦比亚合作拍摄影片《天地英雄》,票房收入4100万元,国内票房领先。2009年,曲江影视投资公司与香港银都公司合拍的《窃听风云》共投资3000万元,实现票房1.2亿元。

二是民营公司试水市场。这一时期可喜的景象,是陕西民营影视公司的数量逐年递增,且增长幅度较高,出现了诸如光中影视有限责任公司、五洲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丫丫影视文化制作有限公司、西安影视制片公司等,这些影视公司精品频出,社会影响较大,市场回报良好,成为“影视陕军”中民营影视的优秀代表。西安美亚公司是陕西较早进入电影市场的公司,1996年以来,投拍了10部电影,通过院线发行,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西安五洲公司坚持做主旋律电影,借助行政力量进入市场,《隐形的翅膀》取得了很好的效益和效益投资360万元,发行2700多万,并获国内外各种奖项。

三是注重参加国际评奖,先声夺人,迂回进入国内市场,如西安影视制片公司拍摄的《图雅的婚事》《纺织姑娘》等。《图雅的婚事》只投入了500多万元,捧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一路阳光公司电影《郎在对门唱山歌》获得上海国际电影节大奖,《塬上》获得莫斯科国际电影节大奖,

新世纪以来,陕西电影生产呈现出多元化的格局。原来的西安电影制片厂联合组建成西部电影集团,一些新的国有影视企业如西安曲江影视集团和陕西文化(影视)投资集团成立。另一方面,陕西的民营影视企业异军突起,如西安影视制片公司、西安五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陕西一路阳光电影公司等,在进入新世纪以来生产了诸如《图雅的婚事》《隐形的翅膀》《白鹿原》《血狼犬》《塬上》等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陕西品牌电影,既代表了陕西电影的高度,也代表了中国电影的艺术和文化高度。

七、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为陕西电影发展提供新平台新机遇

2014年,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陕西省人民政府、福建省人民政府主办的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落地陕西,这是我国继上海、北京国际电影节之后创办的又一个国际性、综合性、固定性的大型对外电影文化交流活动。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以海陆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为主体,以电影为纽带,传承丝路精神,弘扬丝路文化,为一带一路建设创造良好的人文条件。作为国家“丝绸之路影视桥工程”的重点项目,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每年举办一届,首届由陕西省主办,此后分别由陕西、福建两省轮流主办。来自美国、法国、英国、印度、俄罗斯、日本、韩国、伊朗、土耳其、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中国等数十个国家的电影导演、编剧、演员、制片人以及电影制作、发行机构聚会于此,各类交流、论坛、展映等活动异彩纷呈。在陕西西安举办的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无疑具有历史文化、区位及交通的客观优势。作为古丝绸之路的起点,这里历史悠久,文化灿烂,资源丰富,人文荟萃。

2018年10月8日-13日,陕西西安再次迎来了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这是继2014年第一届、2016年第三届在陕西省西安市成功举办后的第五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古都西安沉浸在中外电影文化密切交汇的艺术海洋之中。本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举办之际,恰逢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5周年,又逢改革开放40周年,还逢西安电影制片厂建厂60周年。电影节又一次回到了古代丝绸之路起点的西安,无疑是对于习主席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周年的丝路电影文化交流成果的最好检阅。本届电影节开幕式在修葺一新的西部电影集团“电影圈子”隆重举行,既是中国电影乃至一带一路国家电影向改革开放40周年的一份特别致敬,也是中外影坛向曾经创造了中国民族电影知名品牌“西部电影”的陕西影人奉送的一份浓情厚礼。

新时代,新征程,陕西电影人将不忘初心,坚守情怀,发扬传统,追求卓越,继续弘扬中国西部电影的现实主义主流精神,弘扬西部电影对于时代变革、个体命运、人与自然关系等主题的深入开掘,进一步彰显西部电影的地域风格和文化特色,在类型片探索领域独辟蹊径,不断创新,在电影事业和产业发展方面不断创新,以期在新时代新的电影发展格局中,实现陕西电影的大发展、大繁荣。


(编辑:郝哲)
文联动态
采风交流
文艺评奖

版权所有:陕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陕ICP备18015281号 技术支持:陕西丝路云融媒体信息服务平台

电话:029-87907089 Email:SXWL907046@163.com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3号